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贞操控制高富帅】(01-02)作者:a582394953
【贞操控制高富帅】(01-02)作者:a582394953
字数:52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玩世不恭,桀骜不驯,孤傲,清高。

  这是所有人对他的映像,他也确实如此。

  宫明,这个长着一张妖精似的脸的富家阔少,帅气地让所有的少女在见到他的第一秒后,都会无可救药的迷上他。

  这个20岁的花样美男,除了冷峻的外表之外,几乎没有一样不会让人痴迷。
  一米八五的完美身高……

  充满磁性的雄浑嗓音……

  他总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领子的开口处,若影若现的露出棱廓分明的胸肌,像传说中那位体格健硕的白马王子。

  他总是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,如同米开朗琪罗的著名雕塑「大卫」般完美的身材,总会勾起无数少女的曼妙遐想。

  对任何女性来说,他都是让人无法自拔的毒药,一旦沾上,便无法戒除。
  只是他,宫明,他的心中,还没有任何一个女人。

  除了迷人的外表,宫明的身世也是极其显赫的。

  在上海,这个让人痴迷的都市最为繁华的地段,宫明的私人住宅骄傲的矗立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——每个经过这栋别墅的人,都会惊叹于这栋别墅的宏伟。

  是的,这是一栋梦幻般的的建筑。五层的全透明的玻璃房拔地而起,里面豪华的像是现代版的凡尔赛宫。里面,更是承载着无数少女的灰姑娘与王子的梦。
  人们戏称这栋建筑为水晶宫。

  但是宫明觉得,水晶宫是一个完全没有品位的名字,它单纯的像是那些十八岁花痴的少女。

  而他,只在这栋建筑的标牌上,刻下了这样的一行字——linedell。
  不错,linedell是宫明的家族企业的名称。

  但是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任何一个家族企业敢和linedell想提并论。
  在业界,linedell是一个无法超越的神话。

  它创下的无数辉煌、无数奇迹,已经不能单纯的不能用语言去描述。

  30年前,一闻不名的宫倾——宫明的父亲,搭建了一个简陋的生产饮料的厂棚,30年后,像是诞生了一个神话。

  这个价值不到十万简陋的厂棚最终化身为产值千亿的跨国集团。

  世界各地遍布着他的厂房、员工。

  无论是商店、马路、餐厅、影院、学校、医院或是酒吧,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看到各式各样的linedell的标志。

  linedell是一个神奇的名词,无数年青人相信,选择了linedell就是选择了未来。

  而宫明,正是这家跨国集团的下一任继承人。

  所有人看到宫明,几乎都会在心底悄悄感叹,尽管这些感叹他们有时并不承认——上帝怎么这么不公平,眼前的这个男人,不仅有着迷倒众生的外表、更是肩负着让人羡慕的家族企业。他高傲,几乎不食人间烟火。

  为什么吝啬的上帝,此刻却如此的大方。把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,都统统赋予了这个男人。

  这是一个神一般的男人,完美得像神,也高傲得像神。

  这可能源于他的出身,也有可能,仅仅是因为血缘。

  事实上,无论是宫明的父亲,还是宫明的母亲。从骨子里都是高傲的。
  在公司里,宫明的父亲是绝对的上帝,他所做的决定甚至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没有任何人敢反驳。同时,他也是个冷血的人,在他的眼里,容不得任何人出任何错误。一旦发生,无论是谁——无论是给他打下半壁江山的功臣、还是在他公司任职的家属,只要犯下他不可容忍的错误,他都会冷冷的对那个人抛出一个字——「滚」。

  而事实上,宫明父亲的强权,源于他的能力。

  宫明显然也继承了父亲的血统,从血液里就注定——他,和自己的父亲是同样的人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只有一个人可以否决宫明的父亲,因为这个人,和宫倾一样的强权——她是宫明的母亲,秦茗。

  如果说,宫洺是每一个女人的毒药,那么宫明的母亲,便是每一个男人的毒药。

  这个四十岁的妇人,从外表上看,竟和二十多岁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。不知情的人只会将她当做宫明的姐姐。

  这个女人有着让无数男人意* 乱* 情* 迷的身材,完美的曲线,加上那张无
比美艳的脸,让她宛如西方神话传说中那个迷人的维纳斯。

  但是在许多人眼里,她更像是圣母玛利亚。

  但是圣母玛利亚是和蔼的,秦茗却是冷血的。

  有时候,她的冷血甚至宫明的父亲都无法企及。

  她说一的事情,别人无法说二,即使是宫明和他的父亲也一样。

  她给宫明安排了一段婚姻,但是宫明是极其厌恶这段母亲安排的婚姻的——这是一场典型的家族利益式的婚姻,带有浓重的让人作呕的商业利益色彩,而他,宫明,则是整个利益最为关键的一环。

  婚姻的另一个关键人物,是一个称宫明表哥的女孩——艾莎。

  这个女孩无可救药的痴情于这个神一般的男人。只是可惜,因为厌恶这场婚姻,最终导致,宫明也厌恶这个女孩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又是一个无聊的夜晚,宫明一个人来到酒吧,酒吧里,充斥让人烦躁的爵士乐。

  他的脸上,写满了厌恶。

  「帅哥,愿意喝一杯酒吗?」

  宫明应声而去,他的身旁,站着一位女人,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一张精致的脸,给人的第一映像是——性感。

  「这女人我见过。」宫明的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句子,但是他已经想不起来。
  这很正常,他从来不屑去记和他交往的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东西,包括姓名、身份。

  宫明没有说话,他接过了女人手中的就,动作里,是他一贯的冷漠。

  一饮而尽——每当接到别人的酒,这是他的一贯做法。

  「潇洒!」女人拍了拍手,她的嘴角,是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。

  宫明没有搭理他,但是他突然觉得,喝完那杯酒后,他的头很沉。

  他转过头看着那个女人,女人的脸越来越模糊。

  眼前一黑,他晕倒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宫明睁开了眼睛。

  白色的天花板——这不是酒吧。

  宫明的头很痛。

  「我怎么会来到这个?」宫明在心里这样问自己。

  他惊奇的发现,自己被绑在了一张白色的床上,无法动弹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宫明的头很痛。

  「我怎么会来到这个?」宫明在心里这样问自己。

  他准备起来,可却惊奇的发现,自己躺在一张床上,浑身的衣服被莫名其妙的扒光了,手和脚被分开铐在床上的铁柱上——他被大字型的绑在了这个床上,浑身赤裸。

  他拼命的想挣扎,可是无奈的发现,这根本不可能——四肢被紧紧的铐住,腰上,还被粗重的铁链锁住,几乎不可以动弹更别说挣开了。

  他放弃了挣扎,开始环视四周。

  这是一个密封的房间,除了一个冰冷厚重的黑色铁门外,连一道天窗都没有。
  房间内,白色的天花板、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地板,白色的床,一切都是白色的,让人几乎产生了一种来到医院的感觉。

  可这不是医院,因为医院的天花板上,不可能贴着一面巨大的镜子。

  这是一面约有十平方米的巨大镜子,正对着宫明所在的这个床。

  镜子里,宫明赤* 身* 裸* 体,被大字型的束缚在床上,腰间那根冰冷粗重
的铁链,显得尤其的醒目。

  当然,最醒目的,还是他胯* 下的那根器物,和他的人一样,竟也透露着一丝冰冷。

  宫明看着镜中滑稽的自己,竟然笑了,那是一种冷笑。

  从小养尊处优的他,没收到过一丁点虐待,如今,竟莫名其妙地被绑在了这个奇怪的房子里。

  「无聊的人。」——宫明的脑海里闪过这几个字,眼神里,尽是鄙夷。
  他静静的等待着,他很好奇,究竟是谁,竟对自己做出如此恶俗的事情。
  几分钟之后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。

  脚步声很清脆,让人很容易听出,这是高跟鞋的声音。

  「女人。」——宫明的心中一阵惊讶。

  女人,对于宫明自己来说,绑架自己的尽是一个女人,或许是有点意想不到,但作为旁观者,或许不难理解——宫明,一个让所有女子都会上瘾的男人,会遭到一个女人对他如此的对待,也是很正常的。有时候,渴望到了极限,便会做出这样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。

  这叫欲* 望。

  「哐!」

  重重的铁门,被推开了。

 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——曼妙的身材、性感的穿着、精致的脸,宫明一眼就能认出,这是酒吧递酒给他的那个女人。

  「女人!」宫明看着那个女人,语气里,还是一如既往的鄙夷。

  「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。」女人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。

  「你想干什么?」宫明冷冷地说道,这回,他看都没看这个女人一眼。
  因为在他的眼中,这样的女人,只会脏了他的眼。

  女人没有说话,只是走到宫明的身旁,两只手慢慢地在宫明的身体上游走。
  女人闭上眼睛,一种很陶醉的样子。

  「多么的健壮的肌肉,多么完美的身材,你果然很迷人。」女人看着宫明,发出这样的感叹。

  宫明的眼中,又闪过一丝鄙夷,要不是手脚被铐在床上,他肯定会给眼前的女人一个冰冷的巴掌,然后再冷冷的抛出两个字——「贱人!」

  「当然,你最迷人的还是这里。」说着,那个女人的手游离到了宫明的胯*下。

  确实,这个迷人的男人,无论穿什么样的裤子,胯* 下,总会微微凸起一座小小的山峰。

  这曾引起每一个纯情的少女无限的遐想。

  而事实上,展现在这个女人面前的,确实和传说中一样。

  宫明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,毕竟,还没有一个女人的手曾触摸他这个部位。
  「贱人,你想找死?」宫明冷冷的问了一句。

  而此刻,他胯* 下的那个器物,竟不受控制地,高傲地挺立起来。

  宫明的额头渗出了汗水。

  女人冷冷的笑起来:「你是很迷人,可惜的是,你们这种男人,眼里,是无论如何怎么也瞧不起我们这种女人的。」

  女人一边说着,一边从床底,搬出一个铁制的银色箱子。

  宫明没有说话,确实,他这种女人,他不屑和她说半句话。

  「不过你放心,虽然得不到你,我也不会乘此占你便宜。毕竟,铐住你,然后霸占你的肉体,这种做法太低级了。」女人又笑了起了。

  「不过,我有办法,让我成为你的毒* 品,你可能因此憎恶我,但是,却没办法戒除我。」女人凑到了宫明耳边,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「哈哈哈!」——又是一声冷笑。

  女人打开了箱子,慢慢的从里面拿出一个器物,然后在宫明的眼前晃了一下。
  「你!卑鄙!」宫明睁大了眼睛,一下子竟变得非常的紧张。

  因为眼前的那个器物,不得不让人紧张——女人们用它锁住男人的贞操,想以此留住原本快要逝去的爱情。然而它是无数男人的噩梦,无论多么强的欲* 望,无论多么火热的激情,都会被这件器物牢牢的锁住,无法发泄。

  它的名字和它的外表一样的冰冷——贞操带。

  这是一个精致的贞* 操* 带,外形像一只银色的铁制内* 裤。整个贞操带浑
然一体,几乎没有一丝焊接的缝隙。

  但是简单的外形,却掩盖不了它极其复杂的内部结构。

  「卑鄙!」宫明又喊了一声,他浑身开始颤抖。

  宫明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会惧怕这样的一个器物。

  紧张的他开始扭动身躯,试图挣开束缚,但是,他的身体,依旧不能动弹分毫。

  「别紧张,我的宝贝。我不会永远给你锁上的,只要你穿上这个东西两年,期间不来找我一次,我就给你解开。」女子笑着说,语气里,尽是对宫明的挑逗。
  「呸,我凭什么答应你?」宫明的每一个字里,都是狠狠的愤怒。

  这时,女人的脸色突然大变,她冷冷的说:「你以为,你现在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?」

  说完,女人又冷冷的笑了一声。

  宫明闭上了眼睛,他不想再说话,他也明白,以他现在的这种状态,根本就是一个俘虏,没有任何谈判的条件。

  「穿就穿吧,两年,对于我来说,也不算什么。」宫明开始在心里让步。
  确实,如果换成其他的男人,肯定无法忍受这两年的煎熬,因为得不到发泄的欲* 望,会将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。

  而,宫明,他从来不会自己发泄,在他眼里,这是一种肮脏的行为,他会呕吐。

  自* 慰,离他本来就是很遥远的词。

  当然,他的心中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。

  因为天生的高傲,宫明,就这样妥协了。

  女人将冰块放在了宫明的胯* 下,宫明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。

  很快,他胯* 下那根高傲的器物,像被降服一样低下了头。

  女人打开了手中的贞* 操* 带——这个器物的内部结构,果然很复杂。
  从贞操带的内部,女人取出一个铁环,她将它套在了宫明胯下的那个器物上。
  女人看了一眼宫明,笑着说:「知道这小环是干什么的吗?」

  宫明没有搭理。

  女人显然早就意识到宫明不会搭理自己:「这铁环看似简单,结构却是很复杂的。它和整个贞操带的外部结构是存在感应的,以后,若是你胆敢破坏贞操带的外部结构,套在你这个可爱器物根部的这个铁环就会缩小。尤其不要动你腰间的锁,一旦动了,铁环便会从里面伸出隐藏的刀片,然后,迅速收缩。到时候,即使你求我,我也救不了你。」

  听到这话,宫明不禁渗出一身冷汗。

  说完,那个女人在宫明的腰间胯* 下一阵套弄,那个精致的铁内* 裤,很快便被完整的套弄在了宫明的胯* 下。

  他那个器物,此刻,被这个金属的内* 裤紧紧的包裹住。

  宫明惊奇的发现,他胯* 下的那个器物,竟被贞操带内部一个全封闭的铁笼紧紧吸附,完全动弹不得。

  而这个精致的内裤,竟和他的身体契合的完全没有一丝缝隙。

  「咔嚓!」

  一声清脆的响声,那个女人,给贞操带上了锁。

  宫明的身体变得通红,他* 感到自己的下体,火一般的灼热。

  在上锁的那一刻,宫明,竟涌上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。

  这个男人的* 胯下,就这样多了一个精致的牢笼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